临沂一村官严重违纪 撤职后反而升官

2017-5-22 09:27| 发布者: 舆情监控| 查看: 1523| 评论: 0|来自: 新华焦点网

核心提示:近日,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南桥镇赵庄村多位村民举报:该村原党支部书记赵宗义肆意破坏水利防洪设施,搜刮侵吞集体和村民巨额财产,甚至连困难户的低保救济款也不放过……村民举报后,被撤掉党支部书记职务 ...

核心提示:近日,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南桥镇赵庄村多位村民举报:该村原党支部书记赵宗义肆意破坏水利防洪设施,搜刮侵吞集体和村民巨额财产,甚至连困难户的低保救济款也不放过……村民举报后,被撤掉党支部书记职务,之后却又升了“官”,权力更大了,其甚至扬言,已给镇主要领导送了10万块钱,哪怕村民上告3年,也伤不了他一根毫毛。

事发:村官被控“七宗罪”

山东省兰陵县有“工作区”这一行政管理层级,即在乡镇和村之间设立一个机构,负责管理多个自然村或行政村,设党总支和主任、副主任职务。

日前,该县南桥镇城南工作区赵庄村(影合村)多名村民举报,2016年9月30日,原党支部书记赵宗义因严重违纪被撤销党内职务后又“升了官”,村民指控其“七宗罪”。

一,破坏水利防洪工程,挖堰卖土。举报人赵宗林指证,位于该村南面、沙沟河(白沟河)东岸的河堰是防洪堤岸,前些年汛期,曾发生过村民扛着编织袋打堰防洪的事情。现在河堰被赵宗义挖土卖掉了,如果汛期水大,防洪救灾成了难题。

举报人赵宗勤说,挖出的土一部分被赵宗义用于填平村里的池塘,建了“幸福院”和他姐姐的三层小楼,另一部分土被他卖给了村民,用来铺垫宅基地。他和哥哥赵宗庭就从赵宗义手里买了一万多元的土方,现在,还在家里堆放着。

“当时,赵宗义卖了很长时间,小翻斗车,一车60元,周围村庄谁都可以买,连江苏的都来买。就这一个事,赵宗义少说也卖了一百万。土是集体财产,钱呢?”赵宗勤问。

赵宗勤还表示,赵宗义说填平村里的池塘,还要给村里建一个花园式的村民活动广场,结果花园还没来得及建,他姐姐就在北侧建起了一座三层小楼,花园成了他们私家的了。

二,恶意侵占村民“新农合”。村民刘同吉实名举报,赵宗义既是村书记,同时和他妻子又都是乡村医生,管理经营影合村的卫生室,赵宗义盗取了他的新农合资金。“我长期在外打工,新农合从没用过。春节回老家感冒了,去赵宗义的小医院买药,发现账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我感觉很奇怪,一次没用钱怎么没了?晚上他带着镇卫生院的领导送来了120块钱,给我道歉,说是钱被他给刷走了。钱我没要,后来他又送了一箱酒。这个酒是他用坑老百姓的血汗钱买来的,我嫌脏,没喝,还扔在老家。”

刘同吉说,影合村(赵庄村)是一个贫困村,村民生活艰难,新农合是党和政府给老百姓办的好事,他怎么也没想到,党的恩惠,竟然被支部书记给截留盗取了,作为一个老党员,他实在不能容忍这种缺德的勾当继续发生。

举报人赵宗林说,据他了解,被盗取了新农合资金的还有刘续侠、姚廷玉、刘兆东和马艳红等人,他们清一色都是外出做生意或者打工,其中马艳红被盗取了8次,账上分文不剩。估计现在很多村民还不知道自己的新农合被盗。

三,滥用职权分配低保,报复困难户。举报人赵宗华说,盗取新农合资金还算好的,最让人不齿的是,赵宗义连政府给贫困户的低保救命钱也不放过。此前,南桥镇给了赵庄村19户近40人的低保名额,大部分被他分配给了自己的亲近,真正需要救助的却没得到。

“村会计赵宗管、退休老师赵乃祥、他(赵宗义)的大伯赵传合、赵传顺等人,都很富有,结果都领了低保。俺村有个叫李思玉的,家里赤贫,丈夫一辈子痨病,没钱治去年死了。她自己严重糖尿病,眼睛瞎了,每天都要打胰岛素。因赵宗义打针贵,李思玉就到别处去打了,一针能省1块钱。结果赵宗义生气了,为了报复,把她的低保救助给取消了,李思玉没法活,只好去了女儿家。”赵宗华说。

“俺村的低保户名单从来没有公示过,我们好几个人都是老党员,推选和评议的过程,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去镇民政调,只给看了一眼就收起来了,不让拍照也不给复印。党的温暖被他窃取了?阳光政策不阳光,有没有猫腻?”举报人赵宗林表示。

四,搜刮民财,巧立名目乱收费。举报人吕春华称,2015年6月,赵宗义以打白条的形式收取了大量“超生费”,其中,村民李非州被收去了4万元、赵宗信2.6万元,他们家也被收去2.6万,连个白条都没打。

村民赵洪祥称,他们家被收去了2.8万,两年了,没给发票。另外,在赵宗义的父亲担任支部书记期间,还把他一家四口的基本农田取消了,至今没给分配。赵华 赵倩倩2.8万

举报人还反映,赵宗义还收取了大量宅基地费,去向不明,其中任可军、刘兆国两家,就分别收取了2.5万和5万元,没有票据。被侵吞了超生费和宅基地费的还大有人在。

赵宗林说:“农村婚丧嫁娶人口变动,土地就空出来了,国家规定,‘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这些都不能收回。但赵宗义趁着土地确权的机会,挖空心思巧立名目,向这些家庭要钱,金额从500~5000不等,总共收了107300元。给钱的地就照种,不给的就收回。”

说起土地确权,赵洪祥的妻子更是义愤填膺:“土地确权国家本来不收费,他就是编个理由敛财罢了。俺一家4口的口粮地,他爹当书记的时候给弄没的,然后他又当书记,到现在也没还给俺。他自己家却多霸占了那么多土地。”

“村民们举报后,镇纪委来调查,赵宗义找来名单上和自己亲近的四个人,向纪委说是自愿捐款。农民苦点钱不容易,都是从地里一点点抠出来的,谁傻啊,一下子捐出那么多。”赵宗林表示。

他还表示,这些钱去向成谜,后来,赵宗义实在交代不过去了,就找来干运输的姐夫林化成作证,说是给村里修路了,其实村里只有镇上掏钱修的一条路,林化成修的路在哪?怎么修的?就算修路了,为什么没有招投标和公示程序?

图片说明:举报人从墙上揭下来的“土地确权费捐款公示”名单。举报人说实际是逼捐,所收钱款去向不明。

五,农业补贴糊涂账。近几年,国家为了鼓励农民种粮种菜,对种植户都给予了大量补贴。赵庄村约1300亩地,村里按照人均1.8亩申请的小麦和大棚补贴。

多名举报人表示,赵庄村没有村主任,就书记和会计两个当家。会计是书记赵宗义的堂兄赵宗管。于是,这兄弟俩就虚报亩数,每年都骗取了大量小麦补贴。村西有33户蔬菜大棚,2016年山东省蔬菜大棚补贴标准,高档大棚1.5万/亩,简易大棚1万/亩,钢架大棚0.4万/亩。结果,赵宗义每户只给了3200元,连最低标准都不到。相邻的界坊村一亩大棚就补贴了5200。2015和2016连续两年,村东湖和村西湖一共补贴了40万,赵宗义骗取了补贴之后,就把地卖给了三合镇顾庄村的人种土豆去了。

“村民要求查看小麦和蔬菜大棚补贴的账目,农技站说必须经镇党委书记和镇长签字才给我们看。纪委也没查出个结果,前任纪委书记王喆说,‘你们村的农业补贴实在太乱了,没法查。’这事就糊弄过去了。国家拨给农民的钱,本来就应该公示,结果俺去要都不给看。办好事还怕见光吗?”赵宗林说。

六,长期侵占集体财产。多位举报人指认,沙沟河沿岸被赵宗义家族长期“霸占”,其大伯、叔叔、侄子轮番种植杨树,卖了一茬又一茬,所得钱款全都据为己有;村北一片可耕地被他圈上院子,之前种葡萄,现在种花生。“赵宗义说,那20亩土地是他以每亩30元的价格,承包了30年。另外,他还把赵庄村的部分土地和界坊村进行了置换,准备在换来的基本农田上开发房地产,因村民阻拦才没得逞。”

七,指使会计寻衅滋事骂大街。“春节他都不叫人过安稳,过年骂街是赵宗义家的‘传统’,以往他爹管俺村的手段就是骂大街,一不高兴就在村里骂几圈,谁惹了他,他就到谁家门口破口大骂。今年大年初一到初八,不知道谁给他撑的腰,也不知道他和谁酒足饭饱后,连续三次带着家族里的青壮年,派他哥哥赵宗管(会计)领头,堵着我和我侄子赵伟的家门寻衅滋事骂大街。”赵宗林说。

“骂大街的时候,赵宗义的儿子赵某某警告我说,因为是俺告的赵宗义,他们家为了摆平这件事已经花了30多万,这30多万得俺赔。”举报人赵宗华证实。

一位举报人还证实,2017年春节期间,也就是在赵宗义被免去了党支部书记职务之后,在紧邻南桥镇的江苏省道口村的一家饭店,赵宗义宴请南桥镇的主要领导,恰巧被同在该饭店吃饭的村民遇见。酒后吐真言,趾高气扬的赵宗义做出数钱的手势说,他开了这么多年的医院,有的是钱,后台就是镇里和管区的主要领导,他不怕村民们告,就算村民告三年,也伤不到他一根毫毛。

另一位举报人说,赵宗义私下透露,他和镇里以及工作区的领导都是铁哥们,他还给镇领导送了10万元现金。

调查:公产成私有 低保仅剩一人

在举报人的带领下,刚进入赵庄村没多远处,一座正在建设的三层小楼出现在眼前,这是赵宗义姐姐的房子。紧挨着小楼,是两排34间已经竣工的瓦房院落,院子的拱门上悬挂着“幸福一五”的牌匾,门右侧是“兰陵县南桥镇影合村幸福院”的门牌。见有外来人员,门口两位女性村民警惕地起身张望。

举报人说,这个幸福院是赵宗义用防洪河堰的土方填平了村里的池塘所建,说是公益项目,实际仅是个幌子,是其私产,另外他还骗取了政府近20万元补贴。门前的两位村民分别是赵宗义的母亲和姐姐。

沿着一条狭窄颠簸只能勉强通过一辆面包车的乡间小路南行,就是举报人所说的被赵宗义毁坏了的沙沟河防洪河堰,河堰紧邻农田处被人种上了密不透风长满了长刺的枳子树,让人不敢逾越;河岸的两侧是麦田。上游是山东地界,名叫沙沟河,下游是江苏省的邳州市,名叫白沟河,仅一座小桥之隔,苏鲁两界泾渭分明。

桥南一侧属江苏,水利工程很是规整,河道被疏浚一新,两侧河岸高约3米,便于防洪;桥北侧属山东的南桥镇,河底长满杂草,满是坑坑洼洼的淤泥,东岸保护耕地的防洪河堰比耕地还要低不少。举报人称,此处就是赵宗义挖土的地方,长约200米,宽约30米,以前高3米,被他铲平后,又往下挖了一米,然后又被其整平种上了麦子。现场来看,若汛期发水,估计这个地方会淹没了山东江苏两省的不少土地和村庄。

图片说明:举报人指证,这一大片麦地此前是高达3米的防洪河堰,现在被赵宗义挖堰卖土后又种上了小麦。河堤比农田还低洼近1米,将来无法防洪防汛。

兰陵县民政部门官网显示,该县所有的村庄都有不少享受低保的困难户,但唯独南桥镇的赵庄村,仅有赵德龙一人。“以前共有19户,大多数都是书记赵宗义的亲的近的,后来一看有很多不符合低保的,县里把其他的都给砍掉了,就剩下了赵德龙一个。”举报人赵宗林说。

按照《兰陵县农村低保有关规定》,农村低保办理程序要经过严格的初步推选、个人申请、乡镇政府两名负责人在村干部的陪同下组成不少于4人的调查小组,入户调查,经民主评议和张榜公示之后,再经县民政部门入户复核等审核程序,方能认可发放低保救助金。那么,赵庄村的低保审批究竟有没有问题?

举报人:村官有后台

赵宗义究竟花没花30多万元摆平关系,无从考证。但赵宗林说,因为赵宗管无端骂大街寻衅滋事,他们当时就拨打了110报警,后来镇里的领导给他打电话说,出口气就行了,拘留几天“意思意思”,别动真格。赵宗林担心以后会被“穿小鞋”,不得不接受了领导的说情。此后,赵宗管虽然被拘留了5天,但回来后仍担任村会计。

“上级领导也不容易,俺也不想给领导添乱。但是,他们一伙是贪得无厌,再不阻拦,他们能把俺村卖光,全部装进腰包。以后老百姓还怎么活?”赵宗林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虽然赵宗义的书记职务被免后,但是又升官了,被提拔为工作区副主任,仍旧管着赵庄村,仍旧参加镇里的工作例会;尽管有了新的党支部书记,却是赵宗义的堂兄赵宗平,不当家;象征着村委权力的大喇叭仍旧放在赵宗义家里,每天仍由其父负责广播,实际是向全村宣告,村子仍由他们当家作主。

多位举报人认为,鉴于赵宗义侵吞村集体和村民财产数额巨大,性质恶劣,镇里仅仅给了他撤销党内职务的处分实在太轻,“估计是上级领导被他给蒙蔽欺骗了,没想到他性质会这么恶劣。此事应该移交检察院追究刑事责任,不应该违纪撤职后还升了官。”

“他父亲也多次扬言,俺村还是他家说了算,欺压百姓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们就造饭,没本事,就老老实实憋着!”多位举报人表示,自赵宗义父辈算起,赵庄村已经被他一家轮番“统治”了20年,他们家族成了典型的恶势力,老百姓本不想也不敢反抗,能忍则忍,但是现在村民们实在憋下去了,也不想再窝囊了,否则,子子孙孙永无出头之日。

免责声明:本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荆楚荆门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有任何疑问,请即荆楚荆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

广告位招租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备案信息    
 
Copyright © 2013-2017 荆楚荆门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