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互联网产业的再造之路:从版图缺位到“四小龙”起飞

2017-2-13 15:42| 发布者: 编辑08| 查看: 916| 评论: 0|来自: 湖北日报

  2015年4月,一篇题为《出了雷军周鸿祎,湖北却消失在中国互联网版图》的网络文章,在我省互联网圈扔下“深水炸弹”。

 

图为:2016光谷黑客马拉松上参赛的外国团队。(记者 宋枕涛 摄)

 

 

  图为:“楚才回家”上海站现场,斗鱼TV创始人兼CEO张文明呼吁互联网精英到湖北发展。 (本报资料图片)

 

 

图为:2016光谷全球跨境电商论坛吸引海内外关注。(本报资料图片)

湖北日报讯 记者 李墨 通讯员 王加半 实习生 谢诗芸

2015年4月,一篇题为《出了雷军周鸿祎,湖北却消失在中国互联网版图》的网络文章,在我省互联网圈扔下“深水炸弹”。

文章直面我省互联网发展的四大痛处:

缺企业——尤其缺乏类似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的标杆性企业,既难以吸引八方英雄,更无法孵化出创新创业团队。

缺资本——几乎没有好企业,风投不往湖北跑,加之经济相对沿海落后,平均薪资不高,许多本地互联网从业者“孔雀东南飞”。

缺政策——对互联网新经济重视不够,相关产业政策严重缺位。

最根本的,是缺自信——既少氛围也缺生态,对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前途,就连本地人也信心不足。

中国互联网第一阵营中,小米创始人雷军、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均是湖北人。微信教父张小龙、PPTV创始人姚欣、1号店创始人于刚、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等大批互联网现象级精英,皆曾在武汉求学,与我省渊源极深。

但即便如此,两年前,我省仍没有一家拿得出手的互联网企业。当北京、深圳、杭州等城市纷纷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上跑马圈地时,我省几乎陷入失语。

这一年,是我国“互联网+”元年。

当年的全国两会上,“互联网+”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全面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成为国家战略。

自此,“再也坐不住”的荆楚大地,开始以光谷为试验田,走上互联网产业与生态的再造之路。

打破职能部门用人机制

企业家票决“互联网+”办公室

2015年6月的一个下午,东湖高新区管委会的大会议室里人头攒动。

互联网生态再造的第一步,便是筹建“互联网+”产业发展办公室,拉起一支专业服务队伍。

这个时髦的新部门,引起光谷内部各行政职能部门的强烈兴趣。

21人得到面试机会,清一色为80后、硕士。

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亚民说,现在互联网创业者几乎都是80后、90后,思维跳跃,为政府管理与职能服务带来巨大挑战。“他们谈论的话题,许多年纪大的政府行政人员甚至听不懂。思维体系都不一样,如何谈得上贴身服务?所以‘互联网+’办公室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年轻,所有工作人员必须35岁以下,要和90后有共同语言。”

台下10位面试官,既不来自组织部门,也非管委会领导,他们全部是光谷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腾讯武汉、DEMO咖啡、盛天网络、百纳信息、斗鱼TV、元光科技、依迅电子、奇米网络、颂大教育和无线飞翔。

将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的选拔权交给企业家,这不仅是光谷首次尝鲜,在全国亦属罕见。

面试现场,应征者需提交一份“对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认识与想法”的报告,接受考官轮流犀利发问。

4名年轻的博士脱颖而出。一个月后,光谷“互联网+”办公室挂牌,着手编制光谷“互联网+”产业发展规划。

法无禁止皆可为

十条新政保驾护航“互联网+”

2016年初,光谷首次发布“互联网+”十条新政:首期设立2亿元专项资金,支持区内800余家“互联网+”企业做大做强。

这十条新政,主要针对“互联网+”企业发展中的普遍痛点。首当其冲的,是互联网公司最烧钱的宽带费用。一些行业顶尖的“独角兽”公司,年宽带资费高达数千万元。

新政之后,凡自用带宽100M以上的“互联网+”重点企业,年宽带资费可获补贴30%,100万元封顶。

对“互联网+”企业骨干人才来说,最大利好,莫过于政府帮忙贷款买房。按照新政,光谷拿出3000万元安居基金,与金融机构合作,帮助企业“留人”。

此外,对与“互联网+”相关的电商、智能制造等产业,光谷均给予奖励或补贴。例如,制造企业在流水线大规模推进机器人应用,实现生产过程智能化改造的,最高可按项目投入比例补贴500万元。“互联网+”办公室相关负责人称,“互联网+”应用与大数据、云计算、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节能环保、交通物流、现代金融等光谷多个产业领域密切相关,新政实施后,每年会在这些领域遴选一批示范应用项目予以重点扶持,单个企业最高补贴300万元封顶。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新政对产业的宽容,对创新的保护。

按照“法无禁止皆可为”的原则,新政特别提出,对国家没有明确规定的,不专门组织针对“互联网+”相关新业态、新模式的全面纳税评估、税务检查、专项执法检查等活动。

此外,相关职能部门在接到涉及区内“互联网+”企业的投诉、案件时,应知会“互联网+”办公室,协调解决相关问题,为“互联网+”生态保驾护航。

从北上广深到美国硅谷

奔走万里呼唤“楚才回家”

2015年冬,北京。香格里拉大饭店里,飘来熟悉的热干面和鸭脖子香味。

东湖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胡立山、管委会主任张文彤,率烽火科技、百纳信息、传神翻译等30多家光谷互联网企业赴京,动员北漂的楚才回家乡创新创业,现场提供122个职位和近千个工作岗位,主要瞄准软件工程师、IOS工程师等研发人才,以及运营、财务和销售类高管。

一日之内,5场“寻找顶尖城市合伙人”的主题演讲、9场创业路演、1场高端互联网企业峰会。招聘会引来1400多名在京楚才现场洽询,超过400人达成初步意向。

期间,一场特殊的北京互联网企业家座谈会,将“楚才回家”推向高潮。

会议的组织者不是别人,正是《湖北消失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一文的作者,互联网科技资深媒体人雷建平。

会上,奇虎360副总裁陈熙同、中关村在线总经理刘小东、e袋洗董事长张荣耀、趣分期CEO罗敏、51用车CEO李华兵、点点CEO许朝军、爱鲜蜂CEO张赢等46名互联网创业领袖,与武汉光谷展开引才交锋。

趣分期十分看重武汉高校资源。CEO罗敏表示,趣分期天津运营中心已接近2000人,下一步将在武汉光谷设立运营中心。“作为创业者,希望这个产业能够获得地方政府的重视。”

雷建平也是在北京奋斗多年的武汉人。他说,批评家乡,是希望家乡可以做得更好。武汉企业也很努力,但为什么PPTV等好苗子一长大就把总部迁走?一方面是随着企业发展,湖北的中高端研发、运营人才跟不上,只能搬往一线城市;其次就是资本跟不上,融资途径窄,同一个公司,落户北上广深后,连估值都高出一截;最核心的,还是缺乏政策氛围和产业生态,无法让互联网企业有安全感和获得感。“互联网公司和制造业最大的不同就是轻资产,所有核心竞争力都在人才,一个地方生态不好,电脑一关,说走就走,很容易迁徙。地方留人留企,关键是留心。”雷建平说。

过去一年,光谷先后奔赴北京、硅谷、深圳、上海等多地,与当地互联网企业及人才密切接触,招才引智,力度为历年之最。

生态再造重返产业版图

我省互联网“四小龙”起飞

在“互联网+”的发展大潮下,经过近两年的再造与修复,此前一直散兵游勇的湖北互联网企业,去年起集中爆发——

以斗鱼TV、卷皮网、盛天网络和宁美国度为代表,本地互联网“四小龙”迎来起飞;李彦宏、马化腾、马云、雷军、周鸿祎等互联网巨头相继踏访湖北,推动落地合作。

我省互联网产业,正进入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第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从事网吧管理软件的盛天网络,于2015年12月31日登陆创业板,成为我省首家互联网上市公司。此后连续创造13个涨停,高峰时市值达百亿。70后创始人赖春临,一夜成为湖北“女首富”。

第二个标志性事件,是斗鱼TV不惜以1800万元的代价,将注册地从广州回迁武汉。去年3月,斗鱼TV完成由腾讯领投的1亿美元(约6.7亿元)B轮融资。至此,斗鱼估值已达100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互联网直播内容平台。这是湖北第一家“独角兽”企业。

去年8月,斗鱼再次获由凤凰资本、腾讯领投的15亿元C轮融资。半年内,斗鱼融资已超过20亿元。

不止于此。就在斗鱼完成1亿美元融资仅仅一个月后,国内平价电商卷皮网,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第二只“独角兽”诞生。

与此同时,全国最大互联网DIY电脑定制企业宁美国度,年销售额突破25亿元,一年跳增10亿元。

不到两年,创新工场CEO李开复、顺为资本CEO许达来、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金沙江创投资本合伙人朱啸虎、星河互联创始人韦京汉、e袋洗创始人张荣耀、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等国内一线投资人和互联网企业家纷纷到访光谷。

刘芹曾投资小米、迅雷等多家高科技公司。他说,“四小龙”的崛起让他开始重新审视湖北互联网产业格局。去年8月,他曾带着10多人的基金团队,回家乡武汉走访,物色投资苗子。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光谷各类互联网企业融资额达29亿元,超过历年总和。其中,卷皮网与盛天网络,入选工信部评选的2016全国互联网百强企业;斗鱼TV和宁美国度,则跻身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

上月,腾讯、中兴通讯、奇虎360三巨头,分别与光谷签约,布局互联网产业。风靡全国的摩拜单车也宣布进入武汉。阅文集团精品IP运营总部、优步全球最大运营总部、百胜餐饮集团全国共享服务中心、36氪、IT桔子、创大、天使汇等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均已落户光谷。

在卷皮网联合创始人兼CEO夏里峰看来,湖北从来不缺乏创业基因,可惜却连续与电商、PC互联网两个“黄金时代”擦肩而过。所幸的是,现在再次遇到新风口,那就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无论斗鱼还是卷皮,武汉相继诞生两个‘独角兽’,并不是巧合,”他说,风口很重要,但对创业者而言,更重要的是一座城市对创新创业释放出的宽容和善意。

深圳互联网产业何以快速崛起

一度为湖北失语于中国互联网感到忧虑的雷建平,也对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发展进行过深入观察。

近年来,北京崛起了小米、美团、京东等企业;深圳不仅拥有华为、腾讯等IT巨头,还诞生了华大基因、大疆科技等新锐企业,靠智能硬件再度雄起;广州有微信总部、唯品会等;杭州则以阿里巴巴为核心,孕育了庞大的互联网周边生态链。

这些城市中,尤以深圳的互联网产业发展最为生机勃勃,不仅腾讯市值破千亿美元,在智能硬件、生物科学、无人机等战略性新兴领域,大批企业也快速崛起。

雷建平认为,深圳互联网产业的繁荣,得益于几大要素:

首先是华为、腾讯、中兴等企业,为深圳积淀了大量人才,营造出浓郁的产业发展氛围。

其次,地方政府对互联网产业非常重视,服务意识十分强烈,对企业家更是礼遇有加。

三是独特的产业链优势。深圳周边的东莞、顺德等城市,制造业十分发达,并已形成完整产业链,带动研发人才加速集聚,IT、互联网等智力密集型产业在深圳迅速发展。

一位资深投资人判断,未来“互联网+”众多方向,如软硬结合、智能硬件、智能家庭等,都将促进深圳互联网企业与周边城市制造业快速对接,共同发展。

此外,深圳是一个创新性很强的城市,创业者思路比较开放。深圳也是移民城市,外来人口众多,这些人大多具有很强的拼搏精神。“深圳唯一的缺陷,是没有清华、北大这样的高等院校,否则可以发展得更快。”雷建平说,打造互联网产业的“湖北模式”,不是与一线城市直接竞争,而是承接北上广深的互联网产业链条转移,成为这些城市的紧密合作方。

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建言:

光谷应做全球直播产业引领者

北京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指出,最近十年,中国互联网有三大产业正在引领世界:杭州的电商、深圳的网络社交化、武汉的直播。

他说,2015年在光谷考察时,发现斗鱼的直播平台规模,甚至比美国硅谷同类直播公司大10倍。目前国内关于直播的很多创新点,都在光谷。

直播是传播领域的一场革命。武汉年轻人和大学生众多,这些都使武汉更有条件成为全球直播产业的生成中心。

王德禄表示,一个地方只要出现“独角兽”,实现产业跨界,就能催生一个巨大的原创产业。光谷已出现直播领域的“独角兽”,建议把其作为发展互联网的重要抓手,通过跨界融合,发现新业态,打造新产业。


(来源:湖北日报  编辑:十年)


免责声明:本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荆楚荆门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有任何疑问,请即荆楚荆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

热门文章
2020年湖北将实现市市通高铁 县县通高速
28省5月CPI涨幅扩大 湖北涨幅低于全国水平
湖北17个市州42万余名初中生今日中考
开辟人才绿色通道 湖北31人破格获评高级职
湖北商品房待售面积1至5月下降15.1%
湖北23个省直单位将为农民工办52件实事
社区热帖
    广告位招租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备案信息    
     
    Copyright © 2013-2017 荆楚荆门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